头部菜单

回到首页 百变模板 Your 模板·简约不简单

客服
1人已浏览
那个被面试官赶出去的女大学生……
那个被面试官赶出去的女大学生……
百变模板网欢迎您!


前两天,我跟合伙人一起面试新员工。

 

有个刚毕业的小伙子,请了同学陪他一起来。

 

这突然让我想起十几年前我大学刚毕业来广东找工作的经历。

 

那时候,我也是个社会经验非常匮乏的愣头青。招聘会上,负责收简历的公司代表让我介绍下自己,我直接回复人家“您看简历,简历上都写了”。

 

有一回,我去一家报社面试。巧合的是,当时的男朋友也要去那栋楼的一家律所面试,于是,我们就一起去了。

 

我去面试时,男友就等在外面。

 

进了房间,一个男面试官先是特别轻蔑地扫了我一眼,接着很不耐烦地把简历扔到台面上,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觉得你这人非常不独立,连面试都要男朋友陪,你是来应聘记者的啊。记者,懂吗?难道以后我派你出去采访,你也要男朋友陪?”

 

我说:“不是这样的。今天是男朋友也在楼下那家律所面试,所以我们才一起来的。正式入职以后,我肯定不会这样的。”

 

面试官嘴角带着的那点不屑直接荡漾到了眼角,他问我:“你以为你编个这样的理由,我就相信了?年轻人,想骗我,你还太嫩了点。”

 

他还说我“老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

 

那次面试,当然以失败告终。面试官连我的简历都没有细看,也没怎么跟我聊,就把我赶出了办公室。

 

从报社出来以后,我还哭了一场,心想男朋友不过就是陪我来面试而已,我怎么就不独立了?

 

我11岁就离开家住校了,17岁没用过家里一分钱,大学毕业后又从北京杀到举目无亲的珠三角来找工作,连我这样的都不算独立,那谁才叫独立?

 

那时候,我就是觉得特别委屈。别人那么埋汰我一下,我的心态立马就崩了。

 

十几年过去,当我也成为了老板,当我看到刚毕业的小弟、小妹来公司面试,我突然觉得:当年我一点错都没有,那个面试官才是个根本不尊重人的纯SB。

 

我找工作的那个时代,动不动就有大学生在面试时误入传销组织之口,而且当时广东的治安不是一般的恶劣(飞车党最猖獗的时候),报纸上每天都有命案新闻……我一女孩子单枪匹马去赴会,那才叫莽撞。

 

现在想来,即使男朋友当时不去那家律所面试,那我让他陪着我,也无可厚非。

 

再者,面试时是否让人陪着,关独不独立什么事?难道不许陪着的人刚好也到附近逛街,然后上面试单位来喝口热茶?

 

是面试官的傲慢无礼、恃强凌弱、上纲上线,造成我那次面试惨败。


但是,这样的惨败对我而言是幸事。

 

跟着那种上司做事,我不相信自己能学到什么东西。真入职了,说不定哪天我若是不小心把文件掉在了地上,他就说是蓄意谋杀他。

 

不管哪个年头,掌握了一丁点权力就把自个儿当皇帝的人,多了去了。

 

还有一次面试经历,更加奇葩。

 

有一家公司的人事专员说:“我今天到广州,你来接站吧。接站就算是我们的面试,如果合适我们会考虑录用你。”

 

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蹊跷的面试形式,但想着兴许对方是个怪才,想用这种方式考察我呢,于是还是去火车站接他了。

 

他一下车就把一堆行李丢给我抬,我跟在他屁股后面,满头大汗地帮他把书搬到出租车上,然后他神秘地冲我一笑,告诉我说:等电话通知。

 

然后,我看他坐上车,看着出租车屁股冒着黑烟离开了我的视线。

 

回来以后,我越想越不对劲,打电话过去问他:“您觉得我符合你们的招聘要求吗?”

 

他说:“我还是觉得你年龄太小,而且不会讲粤语,不适合这样的工作。”

 

我当时气得要死,直接对着电话怒吼:“你不是早就看了我的简历了么?那上面清清楚楚写了我的年龄、籍贯和惯用语言,嫌我年轻嫌我不会说粤语就不要让我去接站啊,合着你是把我当免费搬运工啊!”

 

我本科毕业的时候是21岁。

 

现在回看当时找工作的经历,觉得自己好傻啊。

 

当然,这种傻,也有时代原因。

 

十几年前,根本不是我们所熟悉的这个4G时代。

 

那会儿,手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各类APP根本没有横空出世,导航问路只能靠拨打114。

 

笔记本电脑的价格特别贵,动不动上万,而且WiFi普及率不高,电脑得连网线才能上网。

 

找工作主要是靠跑招聘会或者是在刚刚兴起的招聘网站上投简历,那我们就得实地跑招聘会现场或是去网吧投简历。

 

那会儿也根本没有“天眼查”这类平台可以让我们查询企业的基本情况,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在招聘网站上发布招聘信息,我们唯一能确定那个公司是否真实存在的方法,就是尝试拨打114(那会儿对招聘网站的监管并不严格),看看那家企业是否有在114平台登记电话号码。

 

那会儿,母校根本没有就业指导中心,找工作只能靠自己,我们甚至连问询对象都没有。而大学四年,我几乎都泡在图书馆里,加之穷、自卑、内向、社交能力很差,也不认识几个可以带带我、帮帮我的师兄、师姐。

 

大学期间,我忙着学习理论知识,只是短暂地参与过几次社会兼职,社会经验特别少。我知道职场有潜规则,但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潜法。

 

比如,我去报社实习,争取想让自己留下来,也向部门领导提出了这个意向,但是,我不知道在这种事情上拍板的不是部门领导,而是高管。而我自始至终没有想过要去公关他们,我只是傻乎乎地认为:只要自己足够勤奋、专业能力过硬,就一定没问题。

 

当时的网络,没有大V,没人教给你职场干货知识。BBS里,大家聊的都是些“形而上”的东西。你想要学习怎么做简历、找工作、怎么在职场里跟人相处,只能靠买书。

 

用人单位搞招聘,流程比较正规点的,就是公务员招考。我身边的同学们几乎把考公务员列为第一顺位的选择,考不上再寻思别的出路。

 

我呢,对未来的职业选择没有任何的规划,我的目标就一个:不能一毕业就失业,绝对不能窝回家里去啃老。哪里给钱多,我就去哪里。先工作,把国家助学贷款还清了,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也正是因为没有任何退路,身上也没有足够的钱,没有人指引,没有人兜底,找不到工作的那几个月,我惊惶无比。

 

我完全像是一只找不到北的苍蝇,瞎飞一气,撞到哪里算哪里。现在回想起来那段经历,我还会有种莫名的悲壮感。

百变模板欢迎您!转发请注明百变模板(http://www.17mwa.com)


我也去深圳找过工作的。

 

当时全国只有深圳能做到一周内搞完公务员笔试、面试、体检和录用流程,而且不限户籍在哪儿,不限定你到底会不会说粤语。

 

那时,除了国家部委外,其他地区招考公务员是限定户籍的(长三角也如此)。珠三角很多地区很多单位招聘人员,也限定应聘者必须要会说粤语。

 

怪我眼瞎,看不到行政效率高、包容性强的城市假以时日一定会逆袭,因此,那次公务员笔试没通过,我就转战到了广州。

 

不过,这是后话了。

 

当时,听说深圳要向全国招公务员,我们一行人就从北京南下,到了深圳。

 

到了深圳,得解决至少一周的住宿问题,可农二代学生兜里就没几个钱,住不起酒店,在那个城市也举目无亲,无处投宿。

 

怎么办?只能去城中村了。

 

通过同学的高中同学,我们跑去了清水河城中村(好像叫这名字)。十几年前去过那里的人都知道,清水河城中村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上。我们从城里回到住处,需要先爬上百级台阶。

 

村里有一条仅能供一辆车通行的主道,主道两边是一排农民房。道路两旁一楼的房子是做小吃店、网吧、二手家具店、彩票店、电话亭等等用的,二楼以上是农民房,租给外来务工人员用的。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你没看错,那个年代还有电话亭这玩意儿,因为当时用手机打电话太贵了,异地接电话收费还蛮贵。我们给别人打电话、回电话,想多说几分钟,去电话亭会更实惠。

 

当时,城中村还有“房中房”,一个三房可以隔出来十几个房间,租给不同的人,大家共用一个洗手间。我们当时兜里的钱少的可怜,一切消费从低,就要了两个小房间。

 

也正是因为有这段经历,我觉得我自己也算是真正体验过城市低收入者的生活了(农村低收入者的生活,我小时候体验够了)。

 

那些房中房,都长什么样子呢?没有窗户,没有门,没有空调,房间内仅能放下一张床。一间房和另外一间房只隔一块木板,晚上睡觉就把门帘拉上。

 

房间里,电线胡乱搭在隔板上,一个白炽灯掉下来,像是电线结出来的瓜,还泛着惨白的灯光。

 

就这样仅能放下一张床的房间里,有的还住了一家三口。丈夫出去讨生活,妻子奶着孩子睡觉。

 

整个房间里住了十几口人,大家共用一个洗手间。你想上厕所,得提前去排队。

 

今天很多人在网络上看到的香港的劏房,比那种房中房也差不了多少。


▲房中房有点像香港的劏房


短租房根本不提供行李,我们又没有带行李过去,就只好下楼买了点床单和被子,是最便宜的、散发着煤油味的那种劣质床品,打算用过这一次就丢。

 

为了省钱,我们几乎天天吃兰州拉面。没办法,只有这个既便宜,又能吃饱。

 

我们先是去参加笔试,等笔试通知的时间里就跑招聘会或是面试。城中村里住的人特别多,因此,经过那里的公交车就特别爆满。每次从城里回来的公交车,都挤得密不透风,我每次只有等下了车,才觉得自己恢复了人形。

 

站在公交车站台上,我往山坡上的城中村看,老觉得那一小片城中村摇摇欲坠,像是随时都会垮掉似的。

 

但是,每次下了公交,爬完那些阶梯,我再往山下一看,就能看到这个城市里鳞次栉比的楼房、绿植和灯光。那时候,我就在想:什么时候这万家灯火里,也能有我一盏。

 


那时候,城中村是很多农二代外来务工人员去到广深这样的城市里的第一个落脚点。我同学的高中同学后来考上了北大,毕业后到深圳找工作,第一站也是住在那里。

 

这些城中村,后来拆的拆,整改的整改,房中房也不见了,很多城中村也消失了。

 

而那些曾经在城中村里和我擦肩而过的人们,那些和我一起住过那间房中房的人,现在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他们都老了吗?都和我一样在城市里安家了吗?


 

我来广东找工作的时候,全国的城市根本没有划分出个一二三线,深圳还是广州根本看不上眼的跟班小弟弟,没有人聊房子、房价(因为房价还没有腾飞),倒是天天有人在谈治安。

 

那时候珠三角的治安,真的太要命了。我跑一场招聘会,就被偷了手机。每次出门,我只好把包背在身体前面。抢劫案件频繁发生,每次听到后面有摩托车响,我手心就会冒汗。

 

我找到工作后,一个人跑去签三方协议,可我下错了公交车站,去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现在那里楼房林立,房价都是六万起了)。

 

那里连摩的都打不到,我只好尝试着步行,看看能不能走到(再次提醒:那个年代没有导航APP)。


走了很久,路边停下来一辆黑车(黑颜色,也没有客运牌照),说可以送送我,价钱是十块。我走得精疲力尽,思考了两秒钟,就上了车。

 

刚坐上车,司机(男)就问我要去干嘛,我如实说了。聊着聊着,他就把手伸向了我的大腿……我让他专心开车。好在,他还是安全把我送回了单位。

 

现在,我想起这事儿来,还是感到很后怕。我估摸着,他之所以没敢加害我,大概也是因为我提了即将录用我的单位的名头吧。

 

刚刚参加工作时,我连空调都买不起。住在顶楼,夏天闷热无比,我就去超市买了个电扇。买了电扇后,我舍不得打车,就一路扛了电扇两公里,又一路把它扛上八楼,自己安装。

 

安装的时候,因为看不懂安装说明书,我不得其法,还大哭了一顿,擦干眼泪以后继续安装。

 

第三个月的工资发下来,我才去买了一个空调。

 

宿舍里没有热水,我舍不得买热水器,就买了一个电热棒。有一回,我去上班,忘记拔掉电热棒,下班回家时发现塑料桶都被烧化了,好险。

 

我这些经历,若是讲给公司的95后听,他们估计会觉得不可思议。

 

那时的我,完全想象不到五年后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十年后的我又是什么样子,今天的我又是什么样子。

 

而今,我只是觉得稍有点欣慰:时代在进步,我们这一代吃过的苦头,下一代不必再吃。而因为我自己的努力,我女儿以后不用再吃我吃过的苦了。

 

我的故事,我可以自己书写,但那些逆袭失败了的农二代呢?谁能听得到他们说话呢?

 

每年都有无数青年来到城市,最后只有一部分扎根了下来。

 

作为一个作者,其实我一直想写一个小镇青年怀揣梦想来到大城市后,他的理想和人生如何一步步覆灭的故事。

 

我想写他蓬勃的欲望和生命力,写他的良知和挣扎,写他的沮丧和绝望,写蜘蛛网、下水道的老鼠、灰霾的天、平庸的恶、破败小城的生活、大城市里的声色犬马和小人物的无所适从。


一想起这类人,我的忧郁就止不住,因为我也这样:农村出生,什么都没有,赤手空拳来到城市里。能扎根就扎下来,扎不了就只能回到我的农村去,回到我的阶层去。我曾经也处于社会最底层,曾经也很窝囊过,在命运面前显得迷茫而困惑,横冲直撞,无可适从。

 

梅花香自苦寒来,但它经受苦寒时,只有它自己知道。

 

官方微信
尾部网站相关